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
来源: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发稿时间:2020-04-03 05:18:50


纽约的诺思韦尔医疗保健公司的负责人迈克尔·道林说:“恕我直言,这是个笑话。每个人都可以说,‘谢谢你们建立这么美好的地方并开放其大厅。’但是我们目前处于危机之中,我们是在战场上。”

小莫说,基于对德国医疗体制的信任,面对疫情,大部分人都保持着比较乐观的心态。“虽然现在很多餐厅、娱乐场所都没有开放,大家也都宅在家里减少外出,但对疫情形势的好转,总体持乐观态度。”

德国汉莎航空此前发布消息称,受疫情影响,取消了3月29日至4月24日约23000个航班,并可能进一步取消更多航班,取消的航班涉及到欧洲、亚洲和中东。而在此之前,已部分或全部取消了伊朗、意大利、韩国和以色列的航班。

“我们当时以为,国内发生的是一场大规模的流感,就像德国几年前也有严重的流感,都没太在乎。”小莫说。

小莫就是这3.4万人之一。

在这样的倡导下,很多人成为了“洗手狂魔”。“我计算过,最多的一次,我一天洗了25次手,每次都近一分钟。”小莫说,“要洗够唱两遍生日歌的时间。”

小莫介绍,起初聚会的人数被限制到只有5个人,“在街上,如果超过5个人一起行走,就可能会被警察盘问,可能面临罚款。后来,减到2人。”

对于像小莫这样的学生而言,疫情使他们的学业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3月中旬,我本来有一场考试的,结果因为疫情影响推迟了,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补考。”

“以我个人为例,虽然我现在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了,本来原计划是明年初毕业,今年现在这个时间去申请实习。但因为疫情影响,实习计划可能比较难完成了。”

小莫说,之所以目前没有选择“跟风”回国,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他对德国的医疗体系还比较有信心。“只要医疗体系不崩溃,我可能不会考虑回国。”另一方面,从达姆施塔特回国,需要从法兰克福转机,“这一路上感染风险还是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