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
来源: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发稿时间:2020-03-31 00:59:52


29日,政府通过一项法案,拨款30亿欧元用于弥补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损失以及医生等重要公职人员的薪金补偿。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而不久前,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3月22日0时起,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

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强化限制区”内的欧洲入境者。

△ 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我在ORA酒店隔离点房内向外望去,窗外是农田和山区景象,我们还在仁川国际机场所在的永宗岛上。

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已经是晚上8点,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

进入检查室后,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旋转、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检查鼻子的时候,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

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

△ 当地时间3月22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从欧洲飞至韩国的旅客配合机场检疫部门进行相关检测。

△ 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韩国首尔江北区政府派了两位年轻工作人员到访,检查我的居家隔离情况。据他们介绍,此次到访为抽查,在到我家前,他们当天已经走访了14户。

酒店大堂被检疫部门临时征用,我们在工作台领到房卡后就可以直接回房休息。我被分配到的房间约为商务房,设施配置齐全,作为暂时落脚的隔离房完全够用。